请扫描并下载『 智慧E保 』APP激活
-- 【切换】
热门城市 ABCDE FGHJ KLMNP QRSTW XYZ
上海 南京 杭州 重庆 温州 北京 扬州 乌鲁木齐 台州 青岛 金华 广州 宁波 济南 无锡 东莞 石家庄 长沙 玉林 泉州

小儿原发性膀胱输尿管反流疾病

别名:--

传染性:未知

挂号科室:-

典型症状:尿路感染 肾积水 高血压 一、并发症: 尿路感染、肾积水,肾脏受损严重可出现高血压和肾功能衰竭。高血压的发生与肾瘢痕有关,肾瘢痕越多,发生高血压的危险越高,患双侧严重瘢痕的小儿,随访20年以上,20%有高血压,单侧病变者为8%。如反流未能有效控制,肾瘢痕进行性发展,可导致肾功能衰竭。 1、肾瘢痕:VUR的存在使尿路感染时肾脏累及的风险性增加,由此发生肾脏瘢痕的可能性也增加。肾瘢痕形成的风险因素有: ①年龄:年幼儿童容易形成肾脏瘢痕,新生儿和小婴儿在一次肾盂肾炎发作后获得肾瘢痕的可能性大于5岁以上儿童; ②尿路感染的次数和诊治的延误; ③反流的严重程度:返流越重,持续时间越长,则肾疤痕的发生率越高。Smellie等报道69%的中重度VUR的肾脏有疤痕形成,而轻度VUR仅24%。国际反流研究中心的研究发现VUR分级与肾皮质损伤的频率存在线性关系。103名患者一侧肾为Ⅲ或Ⅳ级VUR,另一侧为Ⅰ或Ⅱ级,肾损伤几乎都单独发生在返流严重的一侧,仅有几个无VUR的肾脏见疤痕形成; ④膀胱内压力:动物实验已表明持续一定时间的膀胱内高压可引起肾疤痕形成。Shahida 和George 发现在具有新疤痕形成的31 名儿童中24 名(77.4%) 有排尿功能障碍,他们均有异常的排尿习惯。 ⑤某些遗传易感性:如ACE 基因多形性,DD型可能是VUR进展为肾实质损害的相对独立因素。 2、高血压:反流性肾病是导致儿童高血压的最常见疾病之一,VUR儿童高血压的发生率高达20%,发病机理可能与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和Na+/K+ATP酶活性有关。高血压发生的危险因素的预测困难,因此定期随访仍然是目前识别高血压人群的唯一方法,血浆肾素的测定不能预测高血压的发生。 3、慢性肾衰:VUR和由此引起的反流性肾病导致了慢性肾衰的发生,继发于反流性肾病的ESRD的发生率在美国在5.7-22%,在新西兰反流性肾病占透析病人的11.3%。在过去的十年中,由于提高了对VUR的认识和诊治,终末性反流性肾病的发生率明显减少。 [详情]

发病部位:-

传播途径:--

治疗方法:--

多发人群:--

疾病概述
  小儿膀胱输尿管反流(vescioureteral reflux,VUR)是指由于膀胱输尿管连接部异常引起的尿液自膀胱逆流入输尿管、肾盂。原发性VUR是由先天性的膀胱输尿管连接部异常所致,不伴任何基础的神经肌肉病变或梗阻现象。膀胱输尿管反流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两种。前者系活瓣功能先天性发育不全,后者继发于下尿路梗阻,如后尿道瓣膜、神经源性膀胱等。膀胱输尿管反流与尿路感染和肾瘢痕之间有密切的关系,反流可导致高血压和肾功能衰竭。近年来已愈来愈多地引起国内儿科学者的关注。
典型症状
尿路感染 肾积水 高血压 一、并发症: 尿路感染、肾积水,肾脏受损严重可出现高血压和肾功能衰竭。高血压的发生与肾瘢痕有关,肾瘢痕越多,发生高血压的危险越高,患双侧严重瘢痕的小儿,随访20年以上,20%有高血压,单侧病变者为8%。如反流未能有效控制,肾瘢痕进行性发展,可导致肾功能衰竭。 1、肾瘢痕:VUR的存在使尿路感染时肾脏累及的风险性增加,由此发生肾脏瘢痕的可能性也增加。肾瘢痕形成的风险因素有: ①年龄:年幼儿童容易形成肾脏瘢痕,新生儿和小婴儿在一次肾盂肾炎发作后获得肾瘢痕的可能性大于5岁以上儿童; ②尿路感染的次数和诊治的延误; ③反流的严重程度:返流越重,持续时间越长,则肾疤痕的发生率越高。Smellie等报道69%的中重度VUR的肾脏有疤痕形成,而轻度VUR仅24%。国际反流研究中心的研究发现VUR分级与肾皮质损伤的频率存在线性关系。103名患者一侧肾为Ⅲ或Ⅳ级VUR,另一侧为Ⅰ或Ⅱ级,肾损伤几乎都单独发生在返流严重的一侧,仅有几个无VUR的肾脏见疤痕形成; ④膀胱内压力:动物实验已表明持续一定时间的膀胱内高压可引起肾疤痕形成。Shahida 和George 发现在具有新疤痕形成的31 名儿童中24 名(77.4%) 有排尿功能障碍,他们均有异常的排尿习惯。 ⑤某些遗传易感性:如ACE 基因多形性,DD型可能是VUR进展为肾实质损害的相对独立因素。 2、高血压:反流性肾病是导致儿童高血压的最常见疾病之一,VUR儿童高血压的发生率高达20%,发病机理可能与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和Na+/K+ATP酶活性有关。高血压发生的危险因素的预测困难,因此定期随访仍然是目前识别高血压人群的唯一方法,血浆肾素的测定不能预测高血压的发生。 3、慢性肾衰:VUR和由此引起的反流性肾病导致了慢性肾衰的发生,继发于反流性肾病的ESRD的发生率在美国在5.7-22%,在新西兰反流性肾病占透析病人的11.3%。在过去的十年中,由于提高了对VUR的认识和诊治,终末性反流性肾病的发生率明显减少。
鉴别
一、鉴别<br>  原发性为先天性膀胱输尿管功能异常所致,最常见,应与继发性反流相鉴别,继发性与尿路感染、创伤、膀胱颈及下尿路梗阻、妊娠等有关,注意病史和相关临床表现以助鉴别。本症较常见的临床表现还有反复发热、腹痛、发育不良及肉眼血尿等,应与其他原因引起的感染、腹痛、发育不良和血尿等疾病相鉴别,有家族性倾向者,有助于原发性膀胱输尿管反流的诊断。<br>
发病原因
一、发病原因<br>小儿VUR的病因,已不再认为是单一的输尿管口位置异常的病理过程。反流有种族差异和家庭遗传倾向, 且有男孩为婴儿期、 女孩为儿童期发病的双峰型高峰, 均提示小儿原发性VUR的病因属多源性, 多数学者[1~3]认为应根据有无排尿功能障碍而分为2个亚型, 并提出不稳定性膀胱和非神经源性神经原膀胱(Hinman's综合征)是小儿VUR的根本原因, 前者膀胱充盈期和后者排尿期产生的逼尿肌收缩亢进(detrusor hypercontractility)均使膀胱内压升高, 改变了膀胱壁和膀胱输尿管交界处的解剖关系, 出现所谓“获得性膀胱输尿管交界处畸形”,另方面增高的膀胱内压直接作用在尿液上也使之反流, 随着膀胱功能的完善, 无抑制收缩消退, 功能梗阻解除, 反流也自然中止。1996年Chandra等[4]对61名婴儿(其中40名有原发性VUR)作尿流动力学检查,发现97%男婴和77%女婴逼尿肌压力升高(>3.92 kPa)膀胱排空不完全, 1~8个月后随访, 15例逼尿肌压力下降, 残余尿减少,提出“婴儿期暂时性排尿功能障碍”的术语, 反映了婴儿期下尿路神经发育不成熟, 尿道括约肌和逼尿肌不协调。Kiruluta等[5]在狗的实验中也发现随着膀胱内交感神经纤维的数量增加, VUR逐渐消退。因此婴儿原发VUR多属先天性, 儿童VUR常是获得性排尿功能障碍的结果。<br>1感染、 反流与肾损害,VUR与泌尿道感染关系密切,但某些高度反流病例并无感染,而另一些低度反流尽管用预防性抗生素却仍有感染。1992年国际反流研究中心欧洲分中心[6]报告236名药物治疗Ⅲ°或Ⅳ°反流患者5年随访结果表明, 反流存在与否与尿路感染的复发无关。感染的关键在于膀胱高压及排空不完全, 膀胱高压破坏了膀胱粘膜屏障的完整性并使粘膜血流受损,反流严重程度不是绝对因素,临床上泌尿道感染多见于新生男婴,原因也在于此。<br>2.解剖生理特点 输尿管膀胱连接部解剖生理特点与反流的形成有密切关系,正常输尿管肌层主要由疏松不规则螺旋形肌纤维组成,进入膀胱壁段才呈纵行纤维,外被一纤维膜称瓦耶(Waldeyer)鞘包绕,下行附于膀胱三角区深层,该鞘起着输尿管膀胱连接部的瓣膜作用,当膀胱排尿时鞘膜收缩使输尿管口闭合,尿液不会向输尿管反流。<br>3.先天发育异常 反流原因为输尿管膀胱连接部的先天性异常,主要是输尿管膀胱壁内段的纵行肌肉发育不良,致使输尿管口外移,黏膜下段输尿管缩短,从而失去抗反流的能力。另一原因是黏膜下段输尿管的长度与其口径不相称。正常无反流时,黏膜下段输尿管的长度与其直径的比例为5∶1,而有反流者仅为1.4∶1。此外,输尿管旁憩室、输尿管开口于膀胱憩室内、异位输尿管口、膀胱功能紊乱,也可造成膀胱输尿管反流。输尿管膀胱连接部的活瓣作用取决于膀胱内黏膜下段输尿管的长度和三角区肌层保持这个长度的能力,以及膀胱逼尿肌对该段输尿管后壁足够的支撑作用。婴儿期由于膀胱壁内走行的输尿管段管道发育异常,过短(小于6mm)或水平位,膀胱三角区发育不成熟,瓣膜机制失去正常功能;输尿管口开口异位和形态异常,均可影响膀胱三角区的紧张性,易发生反流,见图1所示。逼尿肌不稳定,反流尿液自膀胱逆流入输尿管或肾盂,当膀胱扩张,尿液又回流入膀胱,使膀胱尿液排空不全,形成残留尿增多,当膀胱内压上升时,黏膜下段输尿管被压缩而不产生反流,这种活瓣机制是被动的。但输尿管的蠕动能力和输尿管口的关闭能力在防止反流中也起一部分作用。随着年龄的增长,输尿管膀胱连接部及膀胱三角区的发育逐渐完善,瓣膜功能恢复,反流可渐消除。由于膀胱内压不断增高使输尿管膀胱连接部变形,破坏抗反流机制。<br>4.泌尿系感染 泌尿系感染的炎症改变常使输尿管膀胱连接部失去瓣膜作用,引起反流。近年认为反流与遗传因素有关,在反流性肾病家属中,有同样反流的患者,常为显性基因遗传或性联遗传,与组织相容抗原HLA-A3、B12有关,反流患者中,家族性的占27%~33%。原发性常为先天性,而不伴有泌尿系神经肌肉异常或梗阻的发病因素,主要为输尿管膀胱连接部先天发育异常致瓣膜作用不全或膀胱三角肌先天脆弱,常见膀胱壁段输尿管通道变短,输尿管口开口位置外侧移位或开口呈高尔夫球洞样,重肾双输尿管常伴输尿管口开口发育异常,当膀胱收缩使尿液反流入输尿管。<br>二、发病机制<br>输尿管膀胱连接部正常解剖和抗反流机制,使其能适应膀胱的充盈和空虚状态。各种原因致反流时,使部分尿液在膀胱排空后仍停留在输尿管中,从而为细菌从膀胱上行到肾脏提供了通路,因此反流常并发尿路感染,可表现为急性肾盂肾炎或无症状的慢性肾盂肾炎过程,80%的反流肾其组织学改变与肾盂肾炎一致。<br>1959年Hodson首先发现肾瘢痕多见于泌尿系感染反复发作的小儿,并观察到有肾瘢痕的小儿中,97%有膀胱输尿管反流,因此提出“反流性肾病”这一概念。肾瘢痕的产生与反流的严重程度相关,反流越严重,发生瘢痕进展或新瘢痕的机会越高。新生儿及婴儿的集合管相对粗大,易于发生肾内反流,故患重度反流的小婴儿更易产生肾瘢痕。<br>反流对肾功能的影响与尿路不完全性梗阻对肾脏的影响是一样的。反流时上尿路内压增加,远端肾单位首受其害,因此肾小管功能受损早于肾小球。无菌反流影响肾小管的浓缩能力,且持续时间较长。肾小球功能在有肾实质损害时受影响,并与肾实质损害的程度成正比。反流可以影响肾脏的发育,如抑制其胚胎发生,导致肾发育不全或肾发育异常;而长期反流的病儿发生肾脏不生长等情况。反流病人发生高血压的机会较高。高血压的发生与肾瘢痕有关,肾瘢痕越多,发生高血压的危险越高,患双侧严重瘢痕的小儿随访20年以上,20%有高血压,单侧病变者为8%。如反流未能有效控制,肾瘢痕进行性发展可导致肾功能衰竭。原发性膀胱输尿管反流一般随年龄增长逐渐好转,可能是因输尿管膀胱壁内段和膀胱三角区肌肉的生长和成熟之故。<br>
预防
一、预防:<br>本病的防治主要是防止肾损害的发生和进展,最重要的是制止尿液逆流和控制感染。抗逆流手术应用于临床已有30多年,由于PVUR可因年龄增长而逐渐消失或减轻,故手术适应证应严加限制。<br>Willscher等认为仅适用于:<br>VUR持续存在,应用抗菌药物治疗仍反复感染者;<br>重度VUR伴有感染者。近年使用内镜下注射teflon治疗,取得较好效果。<br>Normand及Smellie认为输尿管植入术并不能改善其预后。Torres等观察手术组与非手术组病人的结果,认为从确诊到发生肾功能衰竭的时间并无差别。<br>多数学者主张严格控制感染,等待VUR自行消失或减轻。对儿童VUR严格控制感染,经10年观察很少发现肾内瘢痕形成及进行性肾功能损害。<br>
护理
一、护理<br>1.可多食新鲜的水果和蔬菜,以保证维生素的摄入量。<br>2.注意休息,适当运动。<br>3.注意个人卫生习惯,避免尿路感染。<br>
饮食保健
一、饮食<br>  注意平时的生活习惯,主要还是以饮食为主,多吃清淡的食物。<br>
常用药品

护彤

--

[生产厂商]哈药集团制药六厂

    在线医生

    姓名:陈甲

    擅长: 脑血管疾病、痴呆、癫痫、帕金森病、脑卒中后康复

    从业时间:12年


    姓名:任金培

    擅长: 泌尿外科、普外、骨科

    从业时间:40年


    热门搜索